新闻中心 > 仁者医德  > 正文

“疫”不容辞要躬行 来自老兵父亲的期许

2020-04-07 12:21:50   来源:映象网健康频道

5034

  疫情爆发以后,赵鹏辉第一时间向医院报名,请求参加援助武汉,接到医院让随时待命的指示后,他就把出征武汉的物品准备好了,并且已经加入到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心理干预小组,做好了随时赶往武汉支援的准备。赵鹏辉的妻子同样是在医院工作,不但要把医院的工作做好,还要承担起照顾两个孩子的任务。赵鹏辉及时和家人沟通了自己的想法,全家人一致支持他赶往武汉进行支援。特别是老父亲,作为一名老军人,非常支持儿子的决定,并嘱咐他“当年我们参军,是为了能够上战场,和敌人战斗,而现在这也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敌人就是病毒,当医生的,就是要用你们手里的医疗技术这武器和敌人去战斗,这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责任,使命,和担当。”赵鹏辉感受到了父亲的军人情怀,他也更加坚定了。

  在一个月后,也就是2020年2月23日接到上级部门的通知,务必于2020年2约24日赶到武汉,一天的准备时间,对于他来说足够,因为已经随时准备好出发了。该出发了,但是他一直没有敢告诉一直在老家照顾姥姥的妈妈,就是不想让妈妈担心,也是为了不能让自己在前线分心,他必须时刻保持精力的高度集中。

  2020年2月24日,包括他在内五名同事参加了河南省第15批援鄂医疗队,奔赴武汉,当天晚上大约六点左右赶到武汉,当地政府给安排酒店住宿,酒店内住的都是来自各省的医疗队,大家有条不紊的轮班工作,轮班休息。按照上级的指示先自我调整好状态。而他和大家都想早点投入到临床一线工作中,作为一名有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来说,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听党指挥,临危不乱,绝对服从组织安排。到达武汉后国家卫健委的工作人员组织了防控培训,告诫大家战斗前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保护患者,这不仅是为自己负责,更是为患者负责。郑州八院的五位兄弟姐妹,为节约防护物资,从一开始一直是用一套防护服在反复练习。做到每个人都很熟练、并且严格按照操作流程穿脱防护服,练习时大家互相挑毛病,彼此鼓励。

  在来到武汉的十余天后,赵鹏辉已经渐渐适应了所在支援医院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日常工作。不心理查房的时候他尽量熟悉每一位病人的基本情况。也经常有大夫介绍他们手边的病人存在的心理问题,他都积极参与干预与治疗。每天下午三点整,赵鹏辉会准时参加医院的死亡与疑难病例讨论,在座的全是来自全国各地的顶级的专家,有上海华山医院,瑞金医院,南京一队,南京二队,厦门一队,厦门二队,杭州一队,杭州二队等十七家医疗队伍,每天要讨论三到五个病例,全都是各个队伍感到棘手的案例。这样的病例讨论是他平生第一次所见,也让他进一步认识了新冠肺炎的发生机制以及不断改进的诊疗措施,看到大家满满的激情,满满的信心,他相信通过大家通力合作最终定能战胜一切。

  有一天轮到赵鹏辉当班,在去往同济医院的路上,接到同济医院的电话说医院有会诊,让他直接和病区联系。赵鹏辉尽快赶到同济医院苏州医疗救援队所在病区。病区主任接待了赵鹏辉医生,告知有一个病房的三个病人都出现心理问题,需要他们心理小组的干预。在详细了解患者病情后,赵鹏辉决定下病房进行直接心理干预。在管床大夫的指引下赵鹏辉进入了需要干预的病人房间。其中一名患者,刘某,女,70岁,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收住同济医院。经过治疗,患者目前病情逐渐稳定,两次核酸检测均回示阴性,患者目前是可以达到出院标准的。但患者近两天出现一点腹泻,不想吃饭,加上既往有胃病史,患者就担心目前的腹泻和新冠肺炎有关,总是害怕自己的病情是不是又反复了,故而出现过度的紧张,焦虑,失眠,疑病等表现,反复要求做核酸检测,或者要求转到更好的医院继续治疗。“你好阿姨,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我来自河南省郑州市,我姓赵,你可以叫我赵医生,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赵鹏辉来到病床前,先自我介绍。刘某表示担心自己的病情是不是又反复、治不好了,并请求赵鹏辉救救她。跟管床大夫了解完患者的基本情况后,考虑患者因为得新冠肺炎,处于应激状态,赵鹏辉给予了针对性的心理干预。他语气轻柔的告诉患者:“阿姨,目前的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在目前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想法的,因此所出现的焦虑,紧张,失眠也是身体的正常反应。”阿姨听后放松了许多,在这之前她以为只有她自己出现了这种表现。赵鹏辉并试着让阿姨学会接受并理解自己的情绪,尝试与自己的情绪和平共处。并给出了寻找兴趣爱好、多和家人电话沟通等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此来降低自己的焦虑程度的可行方法。告知患者阿姨会经常给她打电话进行心理疏导。与此同时沟通其管床医生,给出了对其进行健康宣教的建议。下午三点,在疑难和死亡病例讨论会上同济医院专门提到河南的心理救援队,对赵鹏辉所在心理干预小组的工作表示了充分的肯定。赵鹏辉也发表了疑难病例中与精神症状有关的想法和意见,得到了参加讨论的专家的认可。

  赵鹏辉在武汉开展工作的一个多月里,不仅每天一早赶到医院,尽可能给各个病区会诊病人,还坚持把心理自助的宣传册分发给医务人员。在九楼公共卫生科的办公室,这个专门为心理干预小组腾出来当咨询室的办公室里,赵鹏辉遇到了一名医务人员来到咨询室,开始了一个半小时的面对面心理咨询。面对这位来自临床一线的同为医务工作者的仁兄,所有基本的心理咨询的技术好像并不需要刻意去想,只需认真倾听。“从最早的2019年12月底开始一直忙碌,从最初的疫情危机重重,当时防控体系接近崩溃的情况下,一路走来……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隔离病房三天改造完成,设床位835张,当开始收治病人时,一辆辆的急救车拉着病人蜂蛹而至,最长时救护车已经排到了马路外面,有些医务人员整夜都不能休息去安排病人进病房。当时已经忘记了,劳累,忘记了饥渴。面对病人无助的眼神,你不可能停下你的工作。当时最期盼的就是睡觉,而在当时这样的期盼就是奢侈。”这让赵鹏辉感同身受,设想哪一个人面对这样的情景都会出现焦虑,紧张,失眠。也就是从那时起这位仁兄开始服用药物。“从刚开始的一床难求到后来的床等人……”说到这他的心情才慢慢的平稳些。经过沟通,赵鹏辉也针对他莫明感到心慌,焦虑的症状给予了认知层面的讲解,给予他一些放松训练的应对方式,并应用稳定化技术和合理化技术。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疏导,达到了初步的效果。赵医生也和他制定了后续咨询方案。

  2020年3月30日赵鹏辉及他们这一批队伍的支援任务即将完成,也到了他所在的队伍离开武汉,返回郑州的日子。赵鹏辉心情有些复杂,有责任、有荣耀、有不舍。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身边都经历着不同的人和事,但来自全国的十七支援鄂医疗队都有条不紊的干着同样一件事,全力救治病人,早日清零,战胜疫情。赵鹏辉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整理完撤离前最后的工作,赵鹏辉和其他队友坐上了去往机场的大巴。赵鹏辉思绪万千却不敢有太多的情绪,身为心理专家也会怕控制不住眼泪。望着车窗外驻地的当地工作人员,他只是使劲冲他们挥手,点头表达谢意。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河南省第十五批援鄂医疗队于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到达郑州,各个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到场迎接,赵鹏辉及其他队员对如此高的礼遇有些受宠若惊。又回想起他们在前线时后方的全力支持,赵鹏辉真的感受到了这场疫情阻击战中,拧成一股绳般的团结。

  赵鹏辉,男,38岁,汉族,中共党员,1982年04月19日出生,主治医师,在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病区工作。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家庭治疗学组会员;中国药理学会会员;河南省药理学会精神药理专业委员会委员;郑州市心理卫生协会理事;擅长个体心理治疗,家庭治疗,森田疗法等;擅长治疗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精神分裂症等各类心理精神疾病。(席娜)

文章关键词: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责编:王永芳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慢新闻

“郑州最大公园”仍在紧急筹备中 网传今日试运营消息不实 “郑州最大公园”仍在紧急筹备中 网传今日试运营消息不实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mfwtrip.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官网 大资本平台 幸运时时彩平台 一分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小米彩票平台 北京pk10